2.4万余元购的网络游戏装备“被偷”
来源:龙虎网

[摘要]80后苏某是一名资深的网络游戏玩家,在游戏上,他绝对舍得花钱。为提升自己的级数,他花2.4万余元给游戏中那个虚拟的自己买了一套顶级装备,苏某万万没想到,这套装备到手没多久,游戏中那个虚拟的自己就被人给弄死了,一身极品装备也随之被偷。


【案情简介】:

80后苏某是一名资深的网络游戏玩家,在游戏上,他绝对舍得花钱。为提升自己的级数,他花2.4万余元给游戏中那个虚拟的自己买了一套顶级装备,苏某万万没想到,这套装备到手没多久,游戏中那个虚拟的自己就被人给弄死了,一身极品装备也随之被偷。苏某心痛不已,当即报警。秦淮警方通过侦查,抓获了两名嫌疑人。

当苏某得知,嫌疑人以7000元的价格将他那顶级装备出售后,气得直抖,这也成了本案的争议焦点。嫌疑人因涉嫌盗窃罪被检方提起公诉,他们的定罪数额到底是2.4万余元还是7000元虚拟世界中的物品,在现实中有没有价值在没有一个权威的机构来鉴定的前提下,如何认定其价值?

木马外挂程序轻松盗装备

两人名嫌疑人顾大和吴小(另案处理)都是“80后”,也都是网络游戏玩家。2011年,顾大通过网络认识了吴小,年纪相仿又有着共同爱好的二人,很快便成了朋友。

2011年8月,顾大、吴小经过预谋决定:通过木马程序窃取玩家的游戏装备来谋取利益,并确定了窃取对象为游戏XX传奇里的装备。巧的是,苏某玩的正是这款游戏,而且,他刚刚花2.4万余元购买了一套顶级装备。

主意拿定后,顾大、吴小分工合作,吴小购买了木马程序和游戏外挂,并租了用于远程操控的服务器。而顾大在迈皋桥租了一套房子,配置了四台电脑,并将外挂程序与木马程序进行捆绑。之后,二人把木马外挂程序放在网站上供其他游戏玩家下载使用,等待着鱼儿上钩。

其实,有了木马外挂程序后,顾大、吴小所要做的事便很简单。只要坐在电脑前,等待木马外挂程序自动截取玩家的账号、密码等信息发送到其控制的电脑里,如果账号没有加密,顾大等人就可以直接登录到玩家游戏账户上,将游戏装备转移到自己的游戏人物下。如果账号有加密,就要远程控制玩家的游戏人物去恶意攻击其他玩家,使该人物变成红名(变成红名后方便攻击),然后再利用自己的人物攻击该人物,使其身上的装备掉落,然后捡走装备。说得好听是捡走,其实就是偷。

3000元一个月雇人偷装备

为了能偷到更多的装备,吴小找来了朋友林某帮忙,承诺每月给他3000元的工资。在金钱的诱惑下,林某同意了。

林某主要负责两件事,一是对吴小、顾大窃取到的信息进行分析,区分账号是否加密;二是协助吴小、顾大把其他玩家的游戏人物变成红名,再对人物进行攻击。

2011年9月13日下午,吴小发现木马程序截取的一个游戏玩家,其装备比较好,而这个玩家就是苏某。很快,顾大便联系好了卖家小刘,之后,吴小远程控制苏某的游戏人物,顾大、林某分别以自己的游戏人物进入游戏,吴小以其他游戏人物登陆,三人先故意让吴小控制的苏某的游戏人物杀人,使其变成红名后,吴小又找来一个朋友,联手攻击苏某的游戏人物,导致其死亡,身上的装备掉落。之后,由吴小等人顺利偷走了苏某的装备。

得手后,吴小等人笑了,因为都是游戏行家,他们瞧一眼便知道得手的这些装备价值多少钱。据吴小交代,他们得手的三件装备,如果通过正当买卖大概值2万元,因为是偷来的,而根据游戏规则,这种装备在被捡取后48小时内无法进行交易,如果玩家发现被盗,很有可能被找回去。所以,为了迅速把装备变成钱,吴小等人只好低价贱卖。

2.4万余元装备失而复得

于是,吴小以7000元的价格将这套装备卖给了小刘。事后,吴小分得4000元,剩下的3000元被顾大收入囊中,而拿工资的林某分文未得。

这边吴小等人得意了,那头丢了装备的苏某急了,立马报警。

据苏某反映,2011年9月13日这天中午,他登录了游戏,后有事外出了40分钟,回来后就发现他的游戏人物被人给控制了,有两个游戏玩家正在杀他的游戏人物,而他的游戏人物身上多件装备掉落已被人捡走了。苏某向警方反映了一个重要信息,他最近装了一个游戏外挂软件,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同样装了这个外挂软件,不少朋友反映用了这个外挂软件后被远程控制丢了装备。

根据苏某提供的线索,警方于2012年2月将顾大和林某抓获归案。之后,顾大、林某因涉嫌盗窃罪被检方批准逮捕。值得庆幸的是,警方追回了被窃的装备,苏某可谓失而复得。

【法院审判】:

争议焦点:虚拟装备有没有价值

庭审中,检方提出,被害人苏某称这套装备是他从朋友王某手中购得,花了2.4万余元,这一点得到了王某的证实,尽管这个数额在普通人看来已相当高,可在游戏市场中,这个交易价格已算低的了,实际交易价还要再高点。而根据游戏公司出具的部分游戏装备价格认定显示,苏某的这套设备价值在2.4元余元到2.9万余元之间。

虚拟装备如何获取有没有价值其价值又如何认定据游戏开发商证实,一些级别较高的装备并没有实际价格,都是用虚拟货币“元宝”定价,比如游戏中一个传送戒指的交易价是14000多个元宝,而元宝是可以花钱购买的,每个1.16元。要想获得顶级设备有两种方式,一是不断通关升级,二是与其他玩家私下交易购买。苏某获得的方式就是私下交易。

检方认为,本案中的游戏装备,首先存在于游戏公司推行的游戏里,又是被害人通过购买合法牟利,毋庸置疑具有合法性。其次,要获取游戏装备,玩家在游戏中要投放体力和脑力,耗费游戏时间,还必须要支付上网等费用,或通过现实交易从其他玩家手中购买,因此游戏装备具有价值,且一些玩家通过在游戏中获取装备来换取现实货币,并以此谋生。因此,游戏装备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

虚拟装备如何认定价值

检方指出,被盗装备的价格,有苏晓晓的陈述、证人王某的证言,而游戏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也证实这三样装备在游戏网络中的交易价格在2.4万余元到2.9万余元,嫌疑人也称交易价格远远低于正常价格,检方综合考虑苏某的实际的遗失财产数额及装备的市场价格情况,以2.4万元认定本案的犯罪数额。

然而,嫌疑人的代理人则认为,游戏公司出具的价格证明没有权威性,既然交易是玩家私下进行,那么到底价格多少无法判断。游戏公司不是鉴定机构,网络游戏装备的价值应该由权威机构鉴定出的结论为准,但目前没有机构鉴定,也没有稳定的交易市场,仅凭玩家、游戏公司出具的证明认定为2.4万余元,这样的认定不太合理。

对此,检方认为,根据相关规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是可以销赃价认定犯罪数额的,也就是销赃价高于市场价,或者赃物价值无法确定时,按照销赃价予以认定。而本案中的价格是可以确定的,游戏装备虽然存在于虚拟环境中,但游戏玩家可以通过货币或者游戏币进行兑换,也就是说在游戏中存在着一个交易市场,被害人的陈述和证人证言证实被盗游戏装备的购买价格为2.4万余元,而游戏公司作为运营商,对案发时的交易记录进行了统计并出具的情况说明,也就是在2.4万余元至2.9万余元之间,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出发,检方就低认定了2.4万元。如能确定被盗物品的价格,不用鉴定机构鉴定。

【评析】:

网络虚拟财产被盗应及时报警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网络技术的日益成熟,网络用户的增加,网络虚拟财产被盗的案件会渐渐多起来,现在人们对于虚拟财产的概念不是十分清楚,对于其保护也不是十分的成熟,都抱着一种被盗了就算了,找不回来的想法。正是这种想法,让那些黑客、软件制造者越来越猖狂。我们都要学会保护自己的虚拟财产。一般发现自己的账号处于异常,要及时加强保护。发现自己的账户被盗了,要第一时间去公安机关报案,现在公安机关都有网监部门。越早去报案,他们追回被盗的虚拟财产的可能性就越高。 ”